<dd id="esrbj"><font id="esrbj"></font></dd>
      1. <acronym id="esrbj"></acronym><var id="esrbj"></var>
        1. 首頁
        2. 資訊
        3. 企業
        4. 滴滴自動駕駛業務獨立 為何百度幾年都沒做成這件事

        滴滴自動駕駛業務獨立 為何百度幾年都沒做成這件事

        庫魯馬工廠

        滴滴自動駕駛業務拆分終于塵埃落定。

        8月5日,滴滴宣布,旗下自動駕駛部門升級為獨立公司,專注于自動駕駛研發、產品應用及相關業務拓展。新公司的CEO由滴滴出行CTO張博兼任,原順為基金執行董事孟醒出任COO。

        圖1

        滴滴自動駕駛業務的拆分,幾乎在所有人意料之中。實際上,早在7月初,The Information就曝出滴滴正與其最大股東——日本軟銀集團就自動駕駛業務融資進行談判。

        從某種意義上說,業務分拆可以說是科技公司自動駕駛業務持續發展的一條必經之路。這是因為,自動駕駛業務是臺名副其實的“碎鈔機”。測試車、激光雷達、長期路試測試、專業技術人員……哪個都是一筆巨額開銷。

        圖2

        看一下在Navagant Research的報告中排名前兩位的自動駕駛領軍企業——谷歌旗下Waymo和通用旗下Cruise。公開報道顯示,谷歌旗下Waymo目前燒錢速度在每年10億美元水平,而通用旗下Cruise 在2018年燒掉了7.28億美元,今年恐怕還會更高。

        要填補這么個窟窿,僅靠公司自己解決顯然是不夠的,即便是像谷歌那樣擁有強大賺錢能力的公司也是如此。而且,在同一家公司內,盈利部門需要不斷貼補自動駕駛部門,這本身就很容易引發內部的不滿。

        圖3

        具體到滴滴身上。從2016年至今,滴滴在中、美、加拿大三國成立了研究院及實驗室、獲得了加州和北京兩地的自動駕駛路試牌照、成立了擁有甲級測繪資質的地圖公司——滴圖以及自動駕駛子公司滴滴沃芽。此外,滴滴還與31家車企及Tier1成立了汽車運營的開放平臺洪流聯盟,并與豐田、東風日產、大眾車和家等多家車企分別成立合資公司。應該說,無論是技術、數據、產品還是運營,滴滴都針對自動駕駛時代做了全面布局。

        滴滴官方消息顯示,目前,滴滴的自動駕駛技術研發團隊,已全面構建高精地圖、感知、行為預測、規劃與控制、基礎設施與仿真、數據標注、問題診斷、車輛改裝、云控與車聯網、車路協同、信息安全等多個專業團隊,研發、測試規模超過200人。而這背后的“燒錢”速度可想而知。

        把自動駕駛業務剝離,既能夠幫母公司充分減負,使母公司的財務狀況大為改觀,在一定程度上助力滴滴自身的IPO步伐。同時,又能讓獨立的自動駕駛公司業務獲得更廣闊的發展前景,在業務合作方面更有靈活性。

        從傳聞到塵埃落定,滴滴自動駕駛完成了閃電拆分。在感慨自動駕駛領域殺出重量級玩家的同時,一個疑問也隨之而來,那就是在自動駕駛領域,無論是在技術還是地圖方面相較滴滴都更為領先的百度,為什么業務拆分始終只停留在傳聞階段?

        關于百度自動駕駛業務拆分的傳聞,在過去的3年間至少出現過4次。

        圖4

        2016 年 10 月,媒體報道稱時任百度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的王勁在自動駕駛事業部拆分一事上未能和李彥宏取得一致。

        2016 年 12 月,媒體再次曝出王勁調動能力范圍內重要資源押注百度無人車并推動業務分拆,估值10億美元并開始與投資人展開接洽,但隨后沒有下文。

        2018 年 11 月,媒體曝出百度智能駕駛業務被重新列入分拆計劃,隨后被百度否認。

        2019 年 5 月,媒體稱百度無人車計劃分拆,正在尋求外部資本,并稱內部人士透露“分拆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直到今天,百度自動駕駛業務拆分,也始終停留在傳聞層面。

        圖5

        是百度不差錢嗎,顯然不是。今年5月17日,百度發布的一季度財報顯示,Q1出現3.3億元凈虧損,這也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來出現的首次季度虧損。在這樣的背景下,仍然保留著始終燒錢,而未見收入的自動駕駛業務,顯然不是一個最優選擇。

        而且,百度的自動駕駛業務,其發展空間早已受累于未能拆分造成的機遇喪失。當年L3和L4的派系之爭、曾經的百度無人車四大金剛——余凱、倪凱、王勁、吳恩達出走,樓天城、韓旭等經驗豐富的自動駕駛人才紛紛流失,百度在成為國內自動駕駛領域“黃埔軍校”的同時,也遭遇了自動駕駛路線的搖擺不定,和研發投入的巨大損失。

        可以說,百度比誰都更迫切地希望能剝離自動駕駛業務,但與此同時,百度也發自內心地希望自動駕駛業務能留在體系之中。

        在搜索業務不斷萎縮的大背景下,百度希望重新打造AI的品牌標簽,而AI標簽本身就是圍繞自動駕駛業務來打造的。換句話說,自動駕駛業務Apollo是百度“AI賭明天”的核心大旗,如果Apollo拆分獨立,一定會在相當程度上打亂百度的現有戰略節奏。

        而更重要的是,和滴滴、谷歌、Uber等公司相比,百度雖然可能在自動駕駛相關技術方面并不遜色,甚至在某些方面還有優勢,但百度缺乏實際落地場景支撐,使得其自動駕駛業務始終浮在半空,難以落地,這也對百度自動駕駛業務拆分帶來一定阻礙。

        圖6

        從目前來看,自動駕駛的主要商業場景將不是購買,而是運營,在這方面,滴滴的豐富網約車運營經驗及相關技術是包括車企、Tier1等其他玩家所不具備的。因此滴滴與行業相關玩家的融合,是一件雙方都有意愿,同時能加速行業發展的事。

        相比之下,百度在做的諸如自動駕駛的算法研究等,一方面必須依靠車企才能實際落地,另一方面車企和Tier1自己也在做相關研發探索,雙方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存在競爭關系,這使得實力越強的車企和Tier1,對百度依賴程度就越低。這些頭部車企,可能會和百度簽個戰略合作協議,但基本不可能與百度達成實質性的深度合作。

        這,或許才是百度自動駕駛業務難拆分的深層次原因。

        來源:庫魯馬工廠

        本文地址:http://www.n2636.com/news/qiye/96404

        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

        收藏
        41
        • 分享到:
        發表評論
        相關內容
        新聞推薦


        第三方登錄
        小程序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您的詢價信息
        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综合网